視頻轉錄-中文

内在世界与外在世界- 第1部 – 阿迦奢

万物始于逻各斯、大爆炸和原始的唵。大爆炸理论认为物理宇宙,始于一个热量无限高、密度无限大的点。这个点被称为奇点。这是一个比针头还要小数十亿倍的点。但是理论并没说明原因或者方式。有时事物越神秘,我们越理所当然地认为我们了解它。人们曾认为引力最终会减缓宇宙膨胀,或者在大坍缩中使宇宙收缩。然而,哈勃太空望远镜的图像显示,宇宙的膨胀似乎正在加速。随着大爆炸的发生,越来越快宇宙中似乎还有更多超出物理学预测的质量。为了解释这些质量,物理学家称目前宇宙中只包括4%的原子物质,或者说我们所认为的普通物质,其余23%是暗物质,73%是暗能量。而我们曾一度认为这些只是真空。它就像一个隐藏的神经系统,在宇宙中运行连接着万物。

古代吠陀老师曾说过,纳达梵天意为宇宙是振动的振动场,是所有真实的精神体验和科学探究的根源所在。这是圣人、诸佛、瑜伽士、神秘主义者、祭师、萨满巫师和先知通过审视自己所观察到的同一能量场。它被称为Akasha(阿卡沙)、原始的唵、因陀罗宝网、天籁之音。历史上还流传着许多其他叫法。它是所有宗教的共同根源,是连接内在世界和外在世界的纽带。

三世纪时期的大乘佛教曾提出过一种宇宙学说,与最先进的现代物理学相似。因陀罗宝网是一个比喻,用来讲述一个古老的吠陀教义,即宇宙如何相互交织在一起。因陀罗是众神之王,它创造了太阳,掌控着风和水。想象一张能够延伸到各个维度的蛛网。蛛网由露珠组成,每一滴露珠都倒映着其他所有露珠。在每一个露珠的倒影中,你又会发现所有其他露珠的倒影。整个网在这样的相互倒映中无限延伸。因陀罗宝网可以视作一个全息宇宙。在那里,即使是最细微的光线也能照映万象。

塞尔维亚裔美国科学家尼古拉.特斯拉,曾被称为是20世纪创始人,因为特斯拉发现了交流电等众多发明。这些发明现在已经成为我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特斯拉对古代吠陀教有着浓厚的兴趣。基于东西方两种不同的思维方式,他对科学有着独特的理解。同所有伟大的科学家一样,特斯拉对外在世界的奥秘进行了深入探索,但他也深刻地审视了自己,就如同古代瑜伽士一样。特斯拉用Akasha(阿卡沙)这个词来描述贯穿万物的以太感(以太场)。特斯拉师从斯瓦米.维韦卡南达。这位瑜伽士把印度的古代教义带到了西方。在吠陀教义中,阿卡沙就是空间本身。一个充满其他元素的空间与振动共生共存,二者不可分割。阿卡沙是阴,而普拉娜是阳。

Note: If “feel” is a wrong word for “field”, then the Chinese translation should be changed from 以太感 to 以太场。
有一个现代概念可以帮助我们解释阿卡沙或者基本物质,那就是分形学的概念。20世纪80年代,计算机的巨大进步让我们能够用数学的方法看到并重现自然中的图案分形。这个词是由数学家贝努瓦.曼德尔布罗特于1980年创造的。他研究了一些简单的数学方程。当这些方程重复时,就能在一个有限的框架内生成一个不断变化的数学或几何形式的数组。它们是有限的,但同时又是无限的。分形是一种可以分割成多个部分的粗略几何形状。每个部分都大约是整个图案的缩小版。这一特性被称为自相似性。

曼德尔布罗特的分形,被称为上帝的指纹。你看到的是大自然自己创造的艺术品。如果你把曼德尔布罗特的图形转向某个方向,它看起来有点像印度神或佛陀。这个图形被称为佛陀布罗特图形。观察一下古代艺术和建筑形式,你会发现长期以来,人类一直把美和神圣的分形图案联系在一起。虽然极其复杂,但每个部分都包含着重建整体的根本。分形学已经改变了数学家对宇宙及其运行方式的看法。每一个新层次的放大,都与原来有所不同。当我们从一个层次的分形细节移动到另一个时,就会发生不断的变化和变形。这个变形就是宇宙螺旋时空矩阵所具有的智能。分形本身是混乱的、杂乱无序。当我们的大脑识别或定义一个图案时,我们会集中注意力,好像它是一个事物。我们试图找到我们认为美丽的图案,但是为了在我们的脑海中保留这些图案,我们必须推开其他的分形,用感觉去理解分形,也就是限制它的运动。宇宙中的所有能量都是中性的、永恒的、无量纲的。

我们对图案认知的创造力和能力,是连接微观世界和宏观世界永恒的波。世界和坚实的物质世界的纽带观察,是基于思维固有局限性的一种创造行为。我们通过标签、命名创造了一种坚实的幻觉,事物的幻觉。哲学家克尔凯郭尔曾说,如果你叫我名字,你就否定了我。通过给我一个名字,一个标签,你否定了我成为所有其他东西的可能性。你把粒子固定下来,命名它,把它锁定为一个物体,但同时你也在创造它,定义它的存在。创造力是我们的最高天赋。随着事物创造而来的是时间。时间创造坚实的幻觉。

爱因斯坦是第一个意识到我们所认为的真空并非真空的科学家,它有属性。空间本质的内在属性,是深不可测的能量。著名物理学家理查德•费曼曾经说过,一立方米的空间里有足够的能量煮沸世界上所有的海洋。高级冥想者认为寂静之中蕴藏着无限力量。佛陀曾用卡拉帕斯(kalapas)来描述原始物质。它就像微小的粒子或小波,每秒可产生和消失数万亿次。从这个意义上说,现实就像全息胶片摄影机中一帧帧的画面快速移动,创造连续性的幻觉。当意识完全静止时,幻觉也就不难解释了。因为是意识本身驱动着幻觉。

在古老的东方传统中,数千年以来,人们一直明白万物振动的道理。纳达梵天意为宇宙是振动的。纳达的意思是声音或振动,梵天是神的名字,同时是宇宙和造物主。艺术家和艺术是密不可分的。《奥义书》是古印度最古老的人类文献之一,其中记载道造物主梵天坐在莲花上,睁开眼睛,世界立现,闭上眼睛,世界便就此消失。古代神秘主义者、瑜伽士和先知,一直相信在意识的根本层面,还有境界。在阿卡沙场或阿卡沙记录中所有的信息,所有过去、现在和未来的经历存在当下,亦存在永远。这是所有事物产生的发源地。从亚原子粒子到星系、恒星、行星和所有的生命,你永远看不到事物的全部,因为它由一层又一层的振动组成。它在不断地变化与阿卡沙交换信息。

树在吸收阳光空气、雨水和泥土。这个我们称之为树的物体,自有一个充满能量的世界。当你的思维停止时,你就会看到现实的本来面目,全部的面貌。树与天、与地、与雨、与星辰不相分离。生与死、自我与他人息息相关,就像山脉和峡谷不可分离一样。在美洲土著和其他土著传统文化中,人们说万物都有灵魂这,同样表达了每个事物都与一个振动源相连。有一个意识、一个能量场、一个力量贯穿于万物之中。这个能量场不在你身边,而是贯穿于你,与你共生。

你是宇宙的一部分,你是造物主审视自己的那双眼睛。当你从梦中醒来,你意识到梦里的一切都是你。你在创造它,所谓的现实生活也没有差别,每个人和每件事都是你。每一只眼睛中、每一块岩石下每一个粒子里,都能看到同一个意识。

CERN是欧洲粒子物理实验室,其研究人员正在寻找这个涵盖所有领域的能量场。但他们没有观察内在世界,而是在观察外在的物质世界。瑞士日内瓦CERN实验室的研究人员,发现了希格斯玻色子,也就是上帝粒子。希格斯玻色子实验,科学地证明真空空间中有着一个看不见的能量场。CERN的大型强子对撞机,由一个周长17英里的圆环组成,其中两束粒子向相反的方向运动,以接近光速的速度汇聚,并碰撞在一起。科学家们观察了剧烈碰撞产生的结果。标准模型不能解释粒子如何获得质量。一切似乎都是由振动构成的,但又没有什么“事物”在振动。

这就像有一个隐形的舞者,一个影子隐藏在宇宙中翩翩起舞,所有其他舞者也一直围着这位隐藏的舞者起舞。我们已经看到了舞蹈,却始终没有看到那个舞者。所谓的上帝粒子,是宇宙基本物质的属性,是所有物质的核心。它可以解释那些使宇宙膨胀的不明质量和能量,但是希格斯玻色子的发现,非但不能解释宇宙的本质,反而制造了一个更大的谜团,揭露出一个比我们想象当中还神秘的宇宙科学正在接近意识和物质之间的临界点。我们观察原始能量场的眼睛,和能量场观察我们的眼睛是一样的。

德国作家学者沃夫冈•冯•歌德说,波是产生世界的原始现象。音流学是对声音可视化的研究。音流学这个词来自希腊语词根cyma,意为波动或振动。生活在18世纪的德国音乐家和物理学家恩斯特•查拉德尼,是最早开始研究波现象的西方科学家之一。查拉德尼发现,当他把沙子铺在金属盘上,然后用小提琴弓振动这些盘时,沙子就会自己形成图案,随着产生的振动会出现不同的几何形状。查拉德尼记录了这些形状的整个目录。它们被称为查拉德尼图形。自然界中有许多这样的图案。比如乌龟壳纹或豹纹。查拉德尼图形或音流图形是高端吉他、小提琴和其他乐器制造商判定乐器音质的一个秘诀。

汉斯•珍妮在20世纪60年代扩展了查拉德尼的研究。他利用各种液体和电子放大器来生成声音频率,创造了“音流学”。如果你让简单的正弦波穿过一碟水,你可以看到水中的图案。根据波的频率会出现不同的波纹。图案频率越高,图案就越复杂。这些样式是重复的,而不是随机的。你观察得越多,你就越能看到振动是如何把物质从简单的重复波排列成复杂样式的。这种水振动产生一个类似向日葵的图案,仅仅通过改变声音频率,我们就得到了不同的图案。水是一种非常神秘的物质,它是高度敏感的。也就是说,它可以接收并保持振动由于其高共振能力和高灵敏度,以及内在的共振趋向。水对各种类型的声波,都能立即作出反应。振动的水和土是动植物质量的重要组成部分。

我们很容易观察到水中简单的振动,是如何形成可识别的自然图案的。但当我们添加固体并增加振幅时,事情就变得更加有趣。在水中加入玉米淀粉,我们会看到更复杂的现象。当振动将玉米淀粉团移动到一个似乎在运动的有机体中时,也许我们可以观察到生命自身的法则。

大宗教都会用反映当时历史时期认知的词语,来描述宇宙的生命法则。在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前,印加是美洲最大的帝国。在印加语中,人体叫做alpacamasca,意思是有生命的土。在卡巴拉或犹太神秘主义中,他们谈论神的神圣名字,那是个无法说出来的名字。因为它是一种无处不在的振动,它是所有词汇,所有物质,一切都是神圣的名字。

四面体是三维空间中最简单的形状。事物必须至少具备四个点,才能是物理实体。三角形结构是自然界唯一的自稳定图形。在旧约中,四角兽一词常被用来表示上帝的某种显现。当谈论神的话语或特指神、逻各斯或原始话语时会用到它。在古代文明中,宇宙的根本结构是四面体形状。在这种形态之外,自然表现出一种趋于均衡的根本趋势;湿婆同时它也具有趋于改变的根本趋:夏克提。

在圣经中,约翰福音通常写到太初有道,但在原文中使用的词汇是逻各斯。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生活在基督诞生前500年左右,他用逻各斯描述根本无法感知的东西,所有重复图案和样式的起源。遵循赫拉克利特学说的斯多葛派哲学家,将这个词汇定义为遍及宇宙的神圣生命法则。苏菲主义认为逻各斯无处不在,并存在于所有事物中。这就是无形变为有形的根源。在印度传统中,湿婆纳塔拉加的字面意思是舞蹈之神。整个宇宙随着湿婆的鼓韵起舞,一切都被赋予脉动,充满着韵律。只有湿婆一直跳舞,世界才能继续进化和演变,否则它就会坍塌,重归虚无。湿婆代表我们的静观意识,而夏克提则是世界的实体或物质。当湿婆在冥想时,夏克提试图移动他,把他带入舞蹈。就像阴阳一样,舞者和舞蹈合为一体。逻各斯也意味着真理。谁懂得逻各斯,谁就通晓真理。

在人类世界中存在着许多层次的隐藏,就像阿卡沙被卷入复杂的结构中一样,把自身的根源隐藏起来,就像一个神圣的捉迷藏游戏。我们已经隐藏了数千年,而最终完全忘记了这个游戏,忘记应该找寻些什么。佛教教导人们通过冥想直接感知逻各斯,感知这一变化的能量场或内内心世界的无常。当你静观自己的内在世界时,随着意识越来越专注和集中,你将观察到越来越微妙的感觉和能量通过在意识的根本层面上,直接实现annica,也就是无常。人就摆脱了对短暂外在形式的依附,一旦我们意识到有一个振动场,也就是所有宗教的共同根源,我们怎么能说“我的宗教”、或“我的原始唵”、“我的量子场”?

世界上真正的危机不是社会、政治或经济危机,而是意识的危机。无法直接感受我们的本性、无法认识到所有人和所有事物的这种本性。在佛教传统中,菩萨是具有佛性觉悟的人。菩萨发誓要帮助唤醒宇宙中的每一个存在,让他们领悟到唯一一个意识。众生无边誓愿度,烦恼无尽誓愿断, 法门无量誓愿学,佛道无上誓愿成。

| Albanian | Arabic | Bulgarian | Chinese | Croatian | Czech | Dutch | English | Finnish | French | German | Greek | Hindi | Hungarian | Indonesian | Italian | Khmer | Korean | Lithuanian | Macedonian | Persian | Polish | Portuguese | Romanian | Russian | Serbian | Sinhala | Slovak | Spanish | Swedish | Thai | Turkish | Vietnamese |

This Area is Widget-Ready

You can place here any widget you want!

You can also display any layout saved in Divi Library.

Let’s try with contact 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