障碍

当在冥想中出现障碍时,人们常常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因而感到沮丧。其实你要知道,障碍的显现恰恰是因为你做对了。

这些障碍是你在探索更深层次心智时的必要部分。修行不是去试图摆脱障碍,而是与它们建立正确的关系。如果你试图摆脱冥想中的某些东西,那么你只会产生更多的厌恶、更多的心智活动和更多的痛苦。

所以,你要做的练习是让一切都保持原样。但因为这些障碍是无意识的,所以我们常常也意识不到所谓的「原样」是什么。此时需要一些技巧,以便渗透到心灵的更深层次。这个技巧就是专注于冥想的对象,也就是你的呼吸,并对任何生起的事物保持平静。

有的时候,可能会有多种障碍一直在分散你的注意力,以至于完全无法专注在冥想的对象,无法保持平静。你感觉到的痛苦可能会如此持久,以至于它实际上变成了你的冥想对象,无论你是否有意这样做。或者可能有极度疲倦或昏昏欲睡的感觉,或者脑雾(Brain fog)使你无法保持在当下。也许你的想法太执著了,以至于你大部分时间都沉浸在这些想法和白日梦中。

如果其中一个障碍,强到已经完全超越并取代了你对呼吸的专注力,那没关系,就让它发生。承认它已经发生,并承认它成为你新的冥想对象。接受它,并保持平静。要知道,疼痛、疲倦或各种想法,只有在它们其中一部份是无意识的时候,才能超越并控制你的冥想。

真正的冥想不会真的去做什么事,而是直接渗透,或观察心智已经在做的事情,使无意识的过程变得有意识。因此,你要做的练习是保持现状、不做反应。也就是说,让自己保持平静,处于深深的不控制、不抗拒的状态,在做任何思考之前,在形成「这个胜于那个」的偏好之前,在第二念分别之前,先在第一念、最微妙的层次去感觉。

与冥想中出现的任何事物之间应有的正确关系,就是根本不要把它视为问题或障碍,而只是冥想现象的一部分。所有现象都是空性、无常,最后都会消失,所以不管怎样,都不要去关注它。

所谓的自我(ego)或自我建构(self structure),是由我们区别出好或坏的思想和感觉所组成。自我是偏好的集合,而这些偏好只是各种不完整体验的结果,以记忆形式储存在无意识中。自我是心灵和身体的连线的集合。每当有偏好时,就会形成一个自我,因此就会受苦。苦是自我的本性,因为自我执著的一切现象都是无常的。

让我们将注意力和能量,从形成自我的感知和记忆,转移到做出第二念分别之前,最原始第一念的感觉上。当我们这样做时,新的神经元就会被激发并连接在一起。这种重新布线的做法会创造一种不同的,与世界互动的方式。你会开始不认同旧的线路,从而建立新的线路,着重于更微妙、更原始,在开始分别事物之前的知觉。在新的线路中,你不再无意识地直接对这些现象做出反应,而是变成站在更高处的观察者,观察这些来来去去的现象,而不会被现象牵着走。

一直在旧线路中移动的能量或「气」,会开始出现在新的生活体验;旧的线路开始抗议,开始失去能量,然后消失。这些障碍就是旧线路和新线路之间的一种内在摩擦的显现,而这种摩擦是升华内在时必定会发生的。

只要你专注在当下,并且不去抗拒所有出现的现象,只去感知那最微妙、最初始的第一念,这个重新布线的过程会自动发生。它可以说是一种自我导向的神经可塑性(Neuro-plasticity) — 一个由真实的、迫在眉睫、无条件的自我所指导的过程。你所认同的那个自我是无法控制此过程的。这种重新布线需要时间。就好比只练过一小段时间钢琴的人,不能指望马上像大师那样弹奏一样,没有练习过冥想并完成必要的重新布线的人,也不能指望一下子就获得解放。

一个人可能会有觉醒的经验,察觉到真实的自我,但必须要先净化身心,才能永久地容纳这觉醒的意识。否则,你将会很轻易地滑回到旧的习惯模式,回到那个你所认同的自我,或者也可以称为你的业力(Karma)。你进行的冥想的量越多,你就越不会去抗拒所出现的现象,你的习惯模式也就改变得越多。

这种内部重新布线可能会很缓慢。有时它会慢到像是冰河在流动的速度,但可能在其他时候,它进展会变很快。继续以耐心和毅力练习,不要让三摩地成为心的目标或兴趣。简单地让现象保持原样。允许痛苦、感觉、疲倦——甚至允许病态的思考存在。你允许得越彻底,它就会越快生起和消失。

不要把消除障碍作为目标。你必须真正允许它保持原样,不要期望它会改变。训练你的心保持平静,不反应,才能在最深的感官层面 — 变化的领域,气或内在能量的领域 — 去感知现实。接下来我们将查看三种最常见的障碍:疼痛、疲倦和过度思考。之后你可以对出现的任何障碍或现象采取类似的方法。

透过这些例子,我们可以开始学习,如何透过观察现象里各种隐藏的特性和成分,来让我们的意识穿透这些现象。让我们从疼痛开始。通常疼痛可能会让你暂时的分心,此时要做的练习是把注意力带回呼吸即可。但在极端的情况下,如果疼痛太厉害,以致于你无法选择地让它成为你的冥想对象,那么就接受它吧。这是一个用你的意识深入了解它那不断变化的特征的机会。

起初疼痛可能看起来像一堵墙。但如果你敏锐地观察它,你会发现疼痛实际上是无意识的不同特征的集合。有时,人们会开始动他们的身体、起来走一走或做一些伸展运动,以试图摆脱痛苦。但这很快会在头脑中形成一种厌恶疼痛的模式,这会让疼痛变得更糟。所以我们要先区分出不同类别的疼痛。

大多数在冥想中出现的疼痛都是与心智习惯模式有关的疼痛。这正是我们要学会进入、学会对它保持平静的疼痛。当你从坐垫上起身时,这种疼痛通常会很快消失。但有另一种比较严重的警告性疼痛(non-productive pain),这种疼痛可能与身体实际的伤害,或是身体的某些需求有关。如果你不去实际处理这种警告性疼痛,可能会造成损害神经系统或其他更糟的状况。冥想是一种中道方式 — 你想超越你的舒适区,推动你的极限,但不要反而伤害了自己。

你的心智会想追求静止;你的心智会想要坚持下去;你的心智也会有想对自己温柔的时候。但这些都是「有为」,尝识著去辨别出中道的做法。首先,让我们去掉「疼痛」(pain)这个有负面含义的词,把它改成「感觉」(sensation)。放弃所有会传达偏好或分别的标签。这种标签语言会让我们被锁定在有限的贪爱和瞋恨的框架内。

观察你身体的感觉。试着找出你的感觉是刺刺的还是沉在深处的?刺或沉的程度是否会随着时间而改变?感觉的强度有变化吗?它有一跳一跳的吗?它是静态的还是连续的?这些观察是中立的,不带任何偏见或判断。你只是在观察,是否有灼热感?还是觉得冰冷?确定感觉确切所在的位置,以及身体内可能与这感觉相关的任何区域。

这些位置是移动的还是静止的?感觉的区域是否在扩散?它们是缓慢传播还是快速跳跃?它是否似乎凝固在一个区域,一动也不动?在整体的感觉里面,是否有任何刺痛或微妙的能量?当这感觉生起时,呼吸是否收缩了?在你内心深处,是否有微妙的抗拒?是否有肌肉收缩?你在坚持什么,保护什么?

持续观察现象的变化。观察你的直接感官体验不断变化的品质和特征。渗透到粗略的感觉中,注入你的意识。不要执著于身体的感觉。不要执著于特定的感觉,而要与现象的变化保持一致。观察变化本身,了解所有特殊现象都是无常、生起和灭去的。

同样的方法可以用于已经超越并成为你冥想对象的困倦或精神迟钝。观察打瞌睡的特征。提高你的意识以吸收微妙之处。放下打瞌睡这个词,只观察感觉。也许眼睛周围有压力或沉重感。也许你的姿势有点下垂。身体可能感到沉重。也许心智中有一种梦幻或迷茫。穿透那雾气。渗透它。照亮它。用你的意识充满它。不要推开它。看清楚它是什么。

这些感觉是否在某些点增强,然后在其他点减弱?当这些感觉出现时,呼吸是否有变化?继续以清晰生动的觉知观察不断变化的现象,不去抗拒或控制它。如果你保持在当下,你的冥想会很生动。体验这个非凡的自然法则:当你不给任何东西贴标签而没有反应时,在最微妙的层面上观察现实,这种内在升华的过程就会开展。

身体上生起的感觉不一定要制造痛苦。这是一个启示。这是现实的根本转变。但要有耐心,努力去练习。冥想中最大的挑战之一是像猴子一样忙碌的头脑。练习的方式就是当心智跑掉了,你就把它带回来观察呼吸。即使心很忙,但只要可以,就用呼吸作为你的冥想对象。然后跟前面一样,如果情况很极端,你的忙碌的头脑已经完全接管了冥想,心不停地产生念头以至于你根本无法观察呼吸,那么就接受这些念头成为你的冥想对象。

有很多方法可以将我们的无意识思想带入意识中。这里有一个练习的方法:等待下一个念头出现,就像一只猫看着老鼠洞等待老鼠出现一样。当念头出现时,注意它是由视觉图像组成的,还是听觉组成的,还是两者的组合。所有的念头,要嘛是视觉听觉的,要嘛就两者都是。在清醒和做梦时都可以练习。如果没有任何念头生起,那么只需要觉知没有念头生起。

视觉思想是出现在你脑海中的图像或图片。它可能是一个人、一个地方或一件事。听觉思想就像自言自语,是头脑中的内部对话。有时,一个想法会是混浊的、模糊的、未成形的或不太有意识的。可能很难理解它到底是哪一种。你就尽你最大的努力去意识它是视觉的、听觉的,还是两者都有。

另外,不管有没有念头生起,很重要的是要准确地理解我们所说的「念头」是什么意思。在这里,我们以非常精确、特殊的方式使用思想(thought)、感知(perception)和感觉(sensation)这些词,这是冥想练习所独有的。

在佛陀的教法中,「五蕴」就是指我们的心的各个方面。第一个蕴被称为「色」(rupa),它只是色相或身体。感受生起于色,生起于身。例如,当你正在冥想时,你可能会意识到一种灼热感 — 原始的感觉在身体上出现。它是赤裸裸的现象,你的内在活力或内在能量。在思想形成之前,在任何标签或定义之前,在身上生起和消逝。这被称为「受」(vedana),也就是第二个蕴,是感官觉知的根本层次。这是我们冥想时要保持注意力的地方。

第三个蕴和第四个蕴是最顽固的幻相出现的地方。在感官觉知后,进入了「感知」阶段,是我们感知「事物」的地方。在这个阶段,我们可能会说膝盖有烧灼感。有一种事物叫做「膝盖痛」。这就是第三个蕴「想」(sanna)。它是对特定独立事物的认知或识别。

最后,触发了第四蕴「行」(sankhara),也就是基于一个人抱持的定义和信念的心,所带来的有条件的习惯反应模式。这就是我们抱持贪爱和嗔恨的地方。在痛苦的情况下,我们厌恶痛苦。渴望和厌恶总是与经验的记忆、还有一个人抱持的意见和定义有关。

大脑可能会记住你跑步时膝盖受伤的时刻;或者你的膝盖做了手术。你的心智可能会说:「不要再这样了。」它可能会说:「这种痛苦正在破坏我的冥想。」关于膝盖的想法会以文字、想法的形式出现,或者它们可能会是视觉图像,或两者兼而有之。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思想」,它与膝盖的原始感觉和感知不同,是一种独特的事物。

另一个例子:当你在禅修时,可能会闻到一种气味。它是一种感觉,在感官觉知的层面,第二蕴「受」,它既不好也不坏。它不是一种特殊的事物,它是原始的感觉。接下来,当你闻到此气味的时候,你的心可能会将它标记为「花香」。这就是第三蕴「想」。最后,气味可能会根据一个人的喜好触发一个想法,这是心的一种习惯模式,就是第四蕴「行」。

也许你的脑海中会产生一朵花的形象,或者你对祖母的花园有鲜明的记忆。或者它可能会引发关于冥想空间应该如何避免不好的气味之类的负面对话。气味的好坏取决于脑海中先入为主的想法。在感受层面的气味本身是中性的。总而言之,嗅觉是一回事,心理标签是另一回事,渴望和厌恶,基于你所抱持的信念与偏好,又是另一回事。

开始观察这些过程,以便你可以清楚地区分自己的「思想」、「感知」和「感觉」。让你的想法清晰而有意识。前四蕴的意识称为「识」(vinnana),也就是第五蕴。通过练习,你不仅可以开始体验现象的变化,而且可能可以察觉到自己就是那个正在观察的意识。去辨识二元性的两个领域,即变化的现象,和不变的静止或意识,也就是觉知本身。

当你观察现象的变化时,你要去觉察意识,意识超越感觉、超越思考、超越身体正在做的事情。另一种可以帮助你的技巧,使你的无意识思维模式变得有意识,是依思想的内容来注意其特征。在这里,我们有意识地来标记和识别事物,这通常是由无意识思维自动完成。

等待下一个念头出现。也许这个念头是对过去某件事的回忆,或者也许是对当天发生的事件的回顾、对过去某个对话的重播等。此时,对自己说「这是记忆」或「这是回忆」,或「这是过去」。将其标记为「过去」,而不用再深入这个念头的细节。像科学家一样,你只是在标记,只是去观察,不要沉迷进去这个念头或里面的对话。

也许出现的念头与未来有关,例如计划或设想,担心或期待。此时,对自己说「这是计划」或「这是未来」。也许这个想法更像是做白日梦、幻想或编织故事。在这种情况下,将其标记为「幻想」或「白日梦」。也许头脑正在分析,试图理解一些东西,那就标记「分析」。也许思想是模模糊糊的、不完整的。在这种情况下,将其标记为「模糊」或「模糊不清」。继续以这种方式观察念头。

在这里,我们是用心智来观察心智,就像用刺拔除刺一样。这样我们就可以更深入地挖掘心灵的无意识习惯模式,并将隐藏的事物带入更大的意识。当障碍变得极端时,这种方法非常有用。使用这种方式练习,直到障碍或明显的现象逐步消散,直到你可以回到呼吸作为你的禅修对象。

在你的练习中可能会出现其他一些常见的障碍。幸福或愉悦的感觉可能和痛苦一样成为障碍。当你开始放下、深深臣服、不再抗拒与试图控制时,你会感觉到能量进入旧有模式,并且会非常愉快。你可能会体验到平静、安宁甚至狂喜。当自我开始与冥想对象融合时,你可以体验到一种自由的感觉,或内在能量的流动,内在的活力。

你可以称之为内在之光或“普拉纳”。不管你怎么叫它,心智很可能会产生对这些感受和体验的渴求,但一旦它抓住了这种愉悦的感受,就会开始失去它,因为愉悦来自于在不执著、不抓取的地方充份休息。注意你的心智是否在玩这个游戏。

心是聪明的。它会臣服到一个点上,这样它就可以感受到释放,感受愉悦的感觉,但由于执著和心的努力控制和占有,五蕴的根源永远不会释放。所以你享受了一点愉悦的感觉,然后痛苦又回来了,你变得在一个无休止的循环中玩游戏。如果你这样做,那就不是冥想,它只是你的心智学会玩的游戏而已。

真正的冥想是不偏爱任何感觉,在觉知的根本层次上观察,不给任何事物贴上好或坏的标签。不要执著于任何感觉、任何体验或任何意识状态。不要开始渴求三摩地,因为三摩地是超越贪、嗔、超越心智的自我了悟。注意你的心智是否在玩一些游戏。注意你的心智是否以任何方式操纵你的冥想。

情绪可以在冥想中出现。情绪是一种思想和感觉的结合。它们与身体感觉有关,但也与记忆和经验有关。像对待任何现象一样对待情绪。渗透情绪的特征,观察伴随它们产生的任何想法的特征,使无意识方面变得有意识,观察根本层次的变化。

带着深刻的觉知进入它们,不去抗拒与控制,让它们在身体上完全生起然后消灭。你的心智会试着透过期待某些事情的发生来操纵你的冥想。有时人们会听到其他禅修者的经历,读到过去的瑜伽士和圣者的故事,读到或听说过三摩地,并期待或希望发生一些戏剧性的事情。

心智可能会尝试制造一些经验,期待天堂打开,期待有一些愿景或一些能量到来。放下所有的期望,这一切都只是头脑中的想法。始终以初学者的心态坐着,就像你完全不知道冥想是什么那样。以像天空一样敞开的心坐下来,观察念头像云一样来来去去。

让自己回到对冥想一无所知,甚至什么都不了解的状态。让心的所有层次都透明,就好像你甚至不知道什么是感觉一样。仿佛这一刻,你第一次出现在人的身体里。这种做法可以告诉你真相 — 构成自我的思想和感觉并没有什么实质内容。自我结构最终是短暂的、空虚的、无常的、不断变化的。

接下来的 25 分钟将不会有任何声音。冥想的开始和结束时会敲钟指示。继续专注于呼吸作为你的冥想对象,如冥想引导课程第 1 部影片所说的。若障碍出现了,你现在学会了一些技巧,可以在必要时更深入地渗透到无意识的特征中,最终返回到呼吸作为你的冥想对象。

相应的各种语言版本(如果有的话)的引导冥想的解说或文本的链接将在下面发布。
相应的各种语言版本(如果有的话)的引导冥想的解说或文本的链接将在下面发布。

系列中的其他冥想

View All Meditations in the Series